熱門都市言情 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討論-第四十六章我們交個朋友,怎麼樣???相伴

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
小說推薦贈你三世情深,望與君攜手赠你三世情深,望与君携手
这几天,席齐辰都在医院坐诊。
两个护士在楼道里边走边聊着:“最近得病的人怎么这么多呀?”
“不知道”
“他们的症状都好奇怪,都没见过。”
“是不是什么新型的病毒?”
“不知道,看样子应该不是吧,他们身上长着红斑,皮肤溃烂,但是却查不出了病因。”
“那还真奇怪的。”
“还是辛苦了席医生了,他每天要做好几台手术,估计都要累死了。“
“是啊,席医生长得帅,医术也高超,不知道以后哪个幸运的女孩会嫁给他。”
“真羡慕。”
“羡慕什么?”“席医生好”席齐辰穿着白大褂从水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保温杯。
“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
“没什么。”赶紧转移了话题
“席医生还没下班?”
“准备走。”
“席医生,您可真敬业呀!”
“您这连着好几天都住在医院了吧?”
“医生职责”
“席医生记得多休息。”
“恩”席齐辰回到办公室,放下保温杯,刚脱下白大褂,门就被人撞开了,“席医生,有一个病人急需要您做手术。”
席齐辰立马穿上白大褂,走出门:“病人什么情况?”
“腹部中枪,肋骨折断了三根,还有些外皮擦伤。”
“立即安排手术。”
“是”
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
三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
手术门刚开,佑一就上前拽住席齐辰的胳膊,“我家少主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没事了,转入病房休养就行。”席齐辰挣脱他的手,摘掉口罩,然后往办公室走。
欧阳廷煜转到了十四楼的VIP病房了。俊美的脸此刻毫无血色,额头缠着纱布,闭着双眼安逸的躺在病床上。席齐辰休息了一会儿,就来到病房,看着床上的人,无意的调侃:“伤的这么重,居然没死,真是命大。”为他换了一瓶生理盐水,就出去了。
下午病房里,“少主,是属下的失职,请少主责罚。”佑一跪在地上,看着病床上虚弱的欧阳廷煜,心里一阵阵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及时的保护好少主,怎么会让他陷入险境之中。“起来吧,不关你的事情。”欧阳廷煜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袭击,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的,很清楚自己的现在的位置,才有了这次的埋伏。
“不要告诉我妈。”
“可是……”
“她要是知道了,估计现在就飞过来带我回去了。”
“是”
“他们处理的怎样了?”
“二少爷派来的人都已经处理了,跟着我们的弟兄剩下几个,其余的都死了。”
“看来他是想要我葬身在S国,那样就没有人再和他抢了。”
“少主,要不要属下派人去……”佑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欧阳廷煜摇摇头,想要杀欧阳明楷谈何容易,这么多年他不是还是没有解决了他。“我们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他的也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只要他可以回头,一切都好说。”
“少主,二少他对你没有兄弟之亲。”欧阳廷煜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好弟弟对他只有“杀母之仇”的恨意。
景袖 小说
“先不用管他了,先办完在这里的事情。再说其他的。”欧阳廷煜现在只想查出当年席家的真相。“让你查的查到了吗?”
“暂时没有,因为时间有些久远了,有些资料已经销毁了,不容易恢复。”
“恩,尽快。”
棺材、旅人、怪蝙蝠
“是”
“咚咚咚”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席齐辰穿着白大褂,手抄着衣兜走进来,“感觉怎么样?”站在床边,眼神带着笑容目如春风。欧阳廷煜见进来的是他,微微的一怔,他原来在这里工作。“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席齐辰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没有听见自己说的,就再重复了一遍,“恩,腹部有些疼。”欧阳廷煜看着席齐辰,表现出疼痛的样子,手捂着腹部,声音诺诺的,像撒娇一般。佑一见自家老板现在的样子,有些震惊,默默的退出了病房。
“刚做完手术,麻醉的效果可能退下了,当然会有疼痛的感觉,这是正常的现象,你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吗?”
“心口疼,算吗?”无辜的小眼神看着席齐辰,双手又捂着胸口。给席齐辰整无语了,这家伙是在撒娇吗?“医生,我现在吧不仅心口疼,我还头疼,您给我看看,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要死了?”门外站着的保镖听见自家老板说的话,差点一个阻咧就到地上了。席齐辰凑到床前,伸手按按他的额头,“这里很疼?”
“嗯嗯”
“没事,就是麻醉后遗症而已,一会儿麻醉过了就好了。”
“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哎呦,我的胳膊又疼了。”欧阳廷煜赶紧在床上假装胳膊疼,眼神却飘在席齐辰的身上。无语的扶额,“你到底想做什么?”
“席医生,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不怎么样。”
“席医生,交个朋友,您又不会亏,为什么不和我交朋友呢?”席齐辰用探究的目光在欧阳廷煜身上游走,想要看透什么,但什么也看不出了,却见他一脸看似纯真无邪的笑容,这家伙脑子出问题了?
“席医生,我叫欧阳廷煜,很高兴认识你。”
“恩”“既然欧阳先生想要与我交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坦承,那就不如你就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选择我?”席齐辰双手环于胸前,眼睛死死地盯在他的身上。“我看席医生面向比较柔和,觉得是个不错的人,所以就选择你当朋友了。”牲畜无害的俊脸,一本正经的撒着谎。“呵,你觉得你自己会相信?”
欧阳廷煜摇了摇头,“你自己都不信,那你是怎么觉得我会信呢?”
“我开玩笑的。”笑的无比的灿烂,席齐辰搞不懂这家伙要干什么,明明两个人才认识不到半天,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好像和他认识了好久呢?
“算了,席医生不必当真,我开玩笑的。”
“恩,好好休息。”然后就出了病房,走到门口,席齐辰抬头和佑一的视线撞到一起,感觉佑一看他的眼神好奇怪,他们主仆二人怎么都这么的奇怪,摇了摇头回办公室了。
“佑一”
“少主,去查查他的资料。”
“是”欧阳廷煜躺在病床上,微微阖上双眼,意识已经不知道飘向何方了。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真是令人兴奋,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你就会重新认识我的。
席齐辰回到办公室,坐到椅子上,拿出手机准备稍稍的娱乐一下,突然手机就震动了,看了一眼,心里慌得一批,赶紧接听,故作镇定“喂”
再顧如初,容少高調示愛 弄清淺
“你在医院?”
“恩,怎么了?”
“来一趟基地。”
“好”席齐辰挂了电话,就走出了医院,半个小时后,抵达基地。
“怎么了,这么着急找我来?”席齐辰走到茶几前,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季白亦将手里的透明包装袋子递给席齐辰,袋子里面装的是白色粉末。
“这是什么东西?”从消毒柜中拿出手套,用镊子夹了一块里面的白色粉末,放到培养皿上,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新型的毒品。”
“这个是比K粉还要强百倍的毒品,看来他们毒品研发的还算很成功。”
“那吃了这些毒品的人会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席齐辰摘掉手套,坐下来,“K粉一般会使人产生幻觉,但是这个会使人发狂,身体可能也会出现某些症状,但是具体的什么症状我一时间还不好解释,我拿回去研究研究,然后告诉你们。”
“怪不得一些人都像发了疯一样,逮着人就咬。”
“咬人?”席齐辰疑惑地看着季白亦,“恩”
“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恩,前几天,衍哥让我去Y市谈合作,离滨河城不远处的村子里,发生了吃人的事情,我派人去打探一下,才知道那个村子里的人都染上了怪病,每个人全身都起着红疹,脸色苍白,最重要的是那些人只要看见人就咬,我就派人从那里搜出来了这些白粉。”
“看来他们又是用活人试药。”
“那我先回去了,医院还有一堆得的事情等着我干呢。”
“小橙子,你这院长当得好累呀。”
“可不是,也不知道老头跑哪去啦,说着出诊,这都多长时间了,不知道回来,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要不是前几天我看见他发的邮件,我还以为他失踪了。”席齐辰嘴上抱怨着,但是心里还是十分担心席亦生的。“我先走了。”
“恩”季白亦朝他挥挥手,人消失在门口,转头看笪衍之,见他蹙着眉头,表情十分的严肃“衍哥,你怎么了?”
“五年的时间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什么五年?”季白亦有些不明白,五年,五年,五年,恩?五年!!!瞳孔一缩,瞬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是说席叔叔出诊五年了?”
“按理来说,席叔叔应该早就回来了,怎么五年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啊呸,能出什么事情。”
“衍哥,你是不是也觉得事情不对劲?”
“阿七”
“老板”
“立刻查查现在席亦生的踪迹。”
“是”
十分钟后,阿七回来了。“老板,这是所有的资料。”笪衍之翻看着资料。
席亦生五年前出诊F国慕城,在慕城待了三个月,又去了聊城,在那里遇见了一个叫褚万柔的女人,二人结伴前往了帕罗拉克国,然后又……
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直到最后一页,资料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记载了他这五年去过的所有的地方以及救治的病人,但越是这么详细,就越让人怀疑。
季白亦见笪衍孩子的眉头比刚刚的皱的还紧,心想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笪衍之拿着资料起身,放松了自己的表情,眼神淡漠的说,“先走了。”
“哎,衍哥……”季白亦还想问一问他怎么了,但是已经离开了。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哎,算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吧。”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