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把恐怖遊戲玩壞了-第五十九章 人體蜈蚣推薦

我把恐怖遊戲玩壞了
小說推薦我把恐怖遊戲玩壞了我把恐怖游戏玩坏了
玩的这么野?
罗一是真的被惊到了。
原来老年人也可以玩的这么狂野,简直比许多年轻人都要疯狂。
这动静,很夸张。
罗一站在外面倒是有些尴尬了,听着动静就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他在想要不要先离开一会,按照里面的动静,估计一时半会儿是结束不了。
“这老头之前看着挺腼腆的,原来骨子里面是一个疯狂的人。”
罗一感叹一声,决定还是先离开为好。
啊!
只是他刚刚抬脚,里面的老头就突然传出啊的一声,之后房间里面就安静了下来。
“结束了?”罗一停了下来。
他看着病房,想去问问什么情况,不过现在去问好像有些不合适,还是等等。
大概等了几分钟,病房里面一直没有其他声音传出。
罗一还是决定问问。
他敲了敲门:“老人家,你好了吗?”
门内没有声音回应。
“太累睡着了?”
罗一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回应。
这次他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老头就算刚刚再怎么疯狂,这个时候也应该回他一句。
而且,他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504病房并不止一个病人,刚刚老头在里面做运动,那其他床的另外病人呢?
罗一就不信,老头玩的这么大,敢当着另外两位病人做运动。
“不会出啥事了吧?”
犹豫片刻,罗一伸手推了推门,谁知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他站在门外看着病房里面,没有开灯的原因,所以只能看见漆黑一片。
里面也非常安静,安静到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老人家,你在吗?”
罗一并没有直接进入病房,而是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小子,快进来帮帮我。”这时,老头急促的声音传出。
婚纏,我的霸道總裁
“您老怎么了?”罗一站在门口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进来。”老头更加着急了。
罗一想了想,保险起见,他掏出了以德服人,同时也拿出了稻草人。
稻草人相当于复活甲,这样就算里面有危险他也能复活一次。
做好准备后,罗一走了进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病房,罗一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感觉朝一号床的位置走去,等走到床边时,罗一停了下来。
“您老在哪里?”罗一问道。
多肉笔记
然而这次老头没有回应。
只听见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果然有问题。”
罗一面色微沉,手持以德服人警惕着四周,虽然紧张却并不慌张,复活甲在手,胆子肯定要大一点。
“老头,你没事吧?”
老头应该还在病房里面,只是以老头的实力不应该啊,难道说这病房里的鬼比老头还要厉害?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完全可以放弃抵抗了。
等待复活就行。
不过他进来这么久,暗中也没有鬼对他出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罗一感到有些疑惑,沉思一会,他还是决定去把灯打开。
摸索着靠近墙边,并没有被什么阻拦。
很快罗一就摸到了开关,轻轻一按,病房里面被人皮包裹的灯就被打开了。
阴冷的灯光将病房照亮。
罗一也看清了病房里面的场景。
看清后,罗一的第一反应是怔了怔,忍不住揉了揉双眼,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这种反应很少出现在罗一身上。
可此刻他是真的怔住了。
“这……是什么鬼?”
看着病房里面的场景,罗一首次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只见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三号床的位置,那里有一个女人,不,不是女人,应该是蜈蚣,不,也不能说是蜈蚣。
应该是人体蜈蚣。
那人体蜈蚣长着一张女人的脸,大概三四十来岁,那张脸看着很文静,可配在那如蜈蚣一般的身躯上却显得无比的诡异。
对方的身体全部都是由人体拼凑而成的,用别人的身体缝合在她的身上,然后组成了一个如同蜈蚣一般的身躯。
有着十几条胳膊,看着就像蜈蚣的脚。
其中罗一看见了一条肌肤白嫩的胳膊,那条胳膊就是当时接情书的那条胳膊。
而老头此时正被蜈蚣的身躯缠绕,那些胳膊牢牢的将它困住,嘴也被捂住了,难怪不能发出声音。
不过老头身上的鬼气也紧紧的将那蜈蚣女鬼笼罩,双方似乎陷入了一种僵持的局面中,你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
世界上唯一的魔物使-转职后被误认为了魔王-
但是谁都不会放手。
“呜呜呜。”
老头见到罗一时,激动了,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示意罗一过去帮它。
罗一刚想过去帮忙,那蜈蚣女鬼突然张嘴发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接着,原本关上的门开了,一道身影从外面冲了进去。
见到那身影时,罗一表情顿时古怪起来。
人头鬼。
没想到又见面了。
人头鬼也是一愣,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罗一。
爆寵紈絝妃:邪王,脫! 小說
“老公,快杀了他。”这时,蜈蚣女鬼突然对着人头鬼喊道。
“老公?”
罗一一惊,被困住的老头也是一惊。
好家伙,感情这蜈蚣女鬼的老公一直就在这家医院。
结果老头来和别人的老婆偷情,现在好吧,被抓住了吧!
“我打不赢他。”人头鬼走到蜈蚣女鬼身旁,眼神怨毒的盯着罗一,但它也有自知之明,没有冲动出手。
“废物。”蜈蚣女鬼那张文静的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人头鬼没有反驳,或者不敢反驳。
“妻管严?”罗一饶有兴趣的看着人头鬼。
他还真没有想过人头鬼竟然会是老头相思对象的老公。
这一点恐怕老头都没有想到。
对人头鬼罗一没有怎么忌惮,这人头鬼的实力和之前吊死鬼差不多,他能砍了吊死鬼也能砍了这人头鬼。
“我当初就应该连你一起吞了。”
蜈蚣女鬼看了人头鬼一眼,眼神有些厌恶,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要是不能把他的胳膊给我取下来,我会亲手拧掉你所有的头。”
人头鬼浑身一颤,全部头垂下道:“老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蜈蚣女鬼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瞥了人头鬼一眼,然后只见她张开嘴,开始呕吐起来。
数秒,一个巴掌大小的婴儿被她从口中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