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 ptt-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打劫,我纔是專業的推薦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三角眼修士名叫马天野,是这七个人当中修为实力最强的,已经随时可以突破元神期了,只是为了这个进入遗迹探索的名额,他这两年一直压制着自己的修为没有突破。
实际上,在落星阁那样的超级势力中, 几乎全员都是这种元婴后期巅峰的修为,并且大部分人都是可以压制修为不去突破,就是为了进入清平界遗迹。
而在那些进入遗迹的小势力修士中,马天野这样的实力已经算是顶尖了,所以他是这个七人劫道团的临时首领。
马天野通过传讯珠叮嘱大家沉住气,听他的统一指挥。同时嘱咐那个潜伏在河东草原的修士注意观察, 随时汇报“肥羊”的动态他们六个人都是用隐蔽物遮盖得严严实实的,河东草原边缘那个藏匿位则是预留了很不起眼的观察孔,不需要释放精神力, 就能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
毕竟大家的修为相差都不多,而且有的修士精神力境界很高,在情况不明时,直接用精神力查探很容易暴露行踪,所以还是肉眼侦查更加稳妥。
马天野一行人本来是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修士会踏上返程,而且偏偏还是落单的修士,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肥肉啊!
所以,马天野也决心把握好这次机会,争取给这次行动来个“开门红”。
他一直叮嘱大家沉住气,就是要确保“肥羊”踏入包围圈之后,大家再统一行动。那样的话,对方的逃跑路线几乎都被封死了,就真成瓮中之鳖了。
为了不露出马脚,他们并没有在弱水河谷的这片区域内提前布置阵法,因为即便是掩饰得再好,并且阵法没有启动, 也还是有修士能够察觉的。
不过他们也准备了一些符箓、阵符, 可以在形成合围之后快速布置,打造一个牢不可破的包围圈。
现在七个人都屏住了呼吸,通过传讯珠不断了解“肥羊”的情况,随时准备开张。
……
夏若飞却丝毫没有“肥羊”的觉悟,他保持着适中的速度,从河东草原的边缘地带掠过,直接进入了弱水河谷区域。
实际上弱水河谷最宽处将近百里,在视觉上也是一望无际的,两侧高耸的崖壁,也并不会造成很大的压迫感,因为即便是修士的眼力惊人,对于几十上百里外的情形,看起来也不会太真切的。
夏若飞进入弱水河谷之后,警惕性也更强了,精神力的查探是一刻都没有停止。
不过马天野七人高价购买的精神力屏蔽阵法效果还是很好的,再加上他们伪装得也很到位,所以夏若飞还真愣是没有发现他们。
夏若飞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从弱水河谷的中间地带穿越。
极品捉鬼系统
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从中间穿过,四面都是毫无遮挡的, 有危险的话可以有多个方向选择。
马天野的布局其实也是针对这种思维的,他们的力量主要集中在这中间地带。
当然,如果有修士思路清奇,非要从河谷一侧的山壁下通行的话,马天野他们现在的布局也同样有效,无非就是最强力量没有顶在最前面而已一百里左右的宽度,六名元婴期修士已经足以封锁住了。
更何况他们选择的还是河谷相对比较狭窄的那一段,宽度大约在七八十里的样子,他们封锁起来就更加轻松了。
夏若飞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河东草原边缘地带,有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并且不断地把他现在的位置用传讯珠通报给同伴。
夏若飞当然是时刻保持警惕的,他也知道从地形上说,弱水河谷就是天然的伏击地带,如果有修士想要埋伏打劫的话,首选必然是这片区域。只不过现在距离遗迹出入口关闭的时间还很早,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真有人提前这么长时间就埋伏在这里。
所以,夏若飞现在是外松内紧的状态,看起来他对危险浑然不觉,就这么傻傻地往前飞着,但实际上他全身肌肉都紧绷着,元气也在澎湃运转中,随时都能够作出最快反应。
虽然夏若飞通过精神力查探,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但他的直觉却始终有一种不妥的感觉,那种对危险的天然感知,是他在孤狼突击队服役时就已经有的,基本上每次都非常准确。
所以夏若飞也暗暗留心,同时还用心灵联系沟通剑灵夏山,让他暂停吸收魂玉精魄气息,离开时间阵旗范围随时待命。
夏若飞继续朝前飞去,前进了大约两三里之后,前方河谷中央的一块石头突然炸裂开来,一个穿着灰色劲装的人影冲天而起,释放出惊人的气势。
与此同时,夏若飞的前后左右几个方向,也纷纷有人影从藏匿处飞出,近的大概也就六七里,远的则有四五十里,不过这点儿距离对于修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夏若飞直接停了下来,他并没有作出任何过激反应,而是脸色平静地浮空站立,望着自己前方两百米左右同样浮空站立的马天野。
其他六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全速飞行,包围圈也一下子缩小了。
包括藏匿在河东草原边缘地带的那个人,也不再隐藏,直接现出身形朝夏若飞的方向快速飞来。
武 中
夏若飞依然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任由马天野七人对他形成合围。
现在他们对夏若飞的包围圈大概也就五十米大小,对于修士来说,这样的距离和面对面也没什么差别了。
看到夏若飞居然没有立即逃窜,马天野略微感到有些意外,本来因为是第一单买卖,他内心多少还有些紧张,但是现在包围圈已经形成,七名元婴后期修士进行合围,包围圈内的人修为最高也就是元婴后期而已,七对一的情况下,他们还做了充足的准备,怎么可能失守呢?所以他也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更让马天野感到有些兴奋的是,这个“肥羊”这么早早地就准备匆忙离开,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伤重垂死的样子,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种这个“肥羊”在清平界遗迹内得到了很大的机缘,所以才不顾浪费宝贵的探索时间,要直接离开遗迹。
一想到这,马天野就更是激动莫名。
因为很快这个“肥羊”的机缘,就是他们的了,别人忙活半天,到头来给他们做嫁衣,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当初他们决定进入遗迹打劫,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眼前这个简直就是完美的“肥羊”啊!
马天野眯着三角眼看了夏若飞一眼,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干脆只谋财不害命好了,毕竟是开张第一单嘛!
不过马天野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他们虽然也都进行了伪装,但难保别人不会认出他们的身份,如果留下对方的活命,将来回到灵墟之后就会麻烦不断,所以最稳妥的做法自然是杀人灭口了。
马天野各种念头转了一圈,然后才笑眯眯地看着夏若飞说道:“这位道友看起来收获颇丰啊!遗迹开放时间还有很长,道友就这么急着回去吗?”
当然,如果有修士思路清奇,非要从河谷一侧的山壁下通行的话,马天野他们现在的布局也同样有效,无非就是最强力量没有顶在最前面而已一百里左右的宽度,六名元婴期修士已经足以封锁住了。
更何况他们选择的还是河谷相对比较狭窄的那一段,宽度大约在七八十里的样子,他们封锁起来就更加轻松了。
夏若飞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河东草原边缘地带,有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并且不断地把他现在的位置用传讯珠通报给同伴。
夏若飞当然是时刻保持警惕的,他也知道从地形上说,弱水河谷就是天然的伏击地带,如果有修士想要埋伏打劫的话,首选必然是这片区域。只不过现在距离遗迹出入口关闭的时间还很早,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真有人提前这么长时间就埋伏在这里。
所以,夏若飞现在是外松内紧的状态,看起来他对危险浑然不觉,就这么傻傻地往前飞着,但实际上他全身肌肉都紧绷着,元气也在澎湃运转中,随时都能够作出最快反应。
虽然夏若飞通过精神力查探,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但他的直觉却始终有一种不妥的感觉,那种对危险的天然感知,是他在孤狼突击队服役时就已经有的,基本上每次都非常准确。
所以夏若飞也暗暗留心,同时还用心灵联系沟通剑灵夏山,让他暂停吸收魂玉精魄气息,离开时间阵旗范围随时待命。
夏若飞继续朝前飞去,前进了大约两三里之后,前方河谷中央的一块石头突然炸裂开来,一个穿着灰色劲装的人影冲天而起,释放出惊人的气势。
与此同时,夏若飞的前后左右几个方向,也纷纷有人影从藏匿处飞出,近的大概也就六七里,远的则有四五十里,不过这点儿距离对于修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夏若飞直接停了下来,他并没有作出任何过激反应,而是脸色平静地浮空站立,望着自己前方两百米左右同样浮空站立的马天野。
其他六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全速飞行,包围圈也一下子缩小了。
包括藏匿在河东草原边缘地带的那个人,也不再隐藏,直接现出身形朝夏若飞的方向快速飞来。
夏若飞依然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任由马天野七人对他形成合围。
现在他们对夏若飞的包围圈大概也就五十米大小,对于修士来说,这样的距离和面对面也没什么差别了。
看到夏若飞居然没有立即逃窜,马天野略微感到有些意外,本来因为是第一单买卖,他内心多少还有些紧张,但是现在包围圈已经形成,七名元婴后期修士进行合围,包围圈内的人修为最高也就是元婴后期而已,七对一的情况下,他们还做了充足的准备,怎么可能失守呢?所以他也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更让马天野感到有些兴奋的是,这个“肥羊”这么早早地就准备匆忙离开,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伤重垂死的样子,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种这个“肥羊”在清平界遗迹内得到了很大的机缘,所以才不顾浪费宝贵的探索时间,要直接离开遗迹。
一想到这,马天野就更是激动莫名。
因为很快这个“肥羊”的机缘,就是他们的了,别人忙活半天,到头来给他们做嫁衣,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当初他们决定进入遗迹打劫,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眼前这个简直就是完美的“肥羊”啊!
马天野眯着三角眼看了夏若飞一眼,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干脆只谋财不害命好了,毕竟是开张第一单嘛!
不过马天野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他们虽然也都进行了伪装,但难保别人不会认出他们的身份,如果留下对方的活命,将来回到灵墟之后就会麻烦不断,所以最稳妥的做法自然是杀人灭口了。
马天野各种念头转了一圈,然后才笑眯眯地看着夏若飞说道:“这位道友看起来收获颇丰啊!遗迹开放时间还有很长,道友就这么急着回去吗?”
更让马天野感到有些兴奋的是,这个“肥羊”这么早早地就准备匆忙离开,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伤重垂死的样子,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种这个“肥羊”在清平界遗迹内得到了很大的机缘,所以才不顾浪费宝贵的探索时间,要直接离开遗迹。
一想到这,马天野就更是激动莫名。
因为很快这个“肥羊”的机缘,就是他们的了,别人忙活半天,到头来给他们做嫁衣,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当初他们决定进入遗迹打劫,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眼前这个简直就是完美的“肥羊”啊!
马天野眯着三角眼看了夏若飞一眼,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干脆只谋财不害命好了,毕竟是开张第一单嘛!